療癒的生命力

這次去農場取菜,大叔親自從樹上摘下木瓜,遞給小編。這個具有豐胸養顏的女神聖果,街市菜檔有很多,路邊樹上也見不少,但這樣新鮮地棒在手裡還是第一次,它最神奇之處,是在它的截枝位置,有白色汁液不停地滲出來,好奇地求問農夫,才知道這是木瓜本身的自癒能力,在受傷的位置滲出汁液,就可以自行修復受損部位,例如被果蠅針過就會流出白汁,小編聽得目瞪口呆,嘩~好神奇的自癒能力!把這個吃進肚子裡,我豈不也能自我修復嗎?真不得了!稍一頓,才想起其實這也是人類本來就有的能力,受傷以後結痂就是證明,只是不像木瓜那樣靠汁液來療癒而已。

這發現伸延到另一個思考︰我們仰賴食物給我們提供生命力,但我們有沒有留意到我們放了什麼進身體裡?這建構了怎樣的生命出來?最近認識了一個詞語–「頹飯」,代表了「多油多鹽多味精多肉少菜」,竟是時下大多數香港人的生活模式,本來「辛苦搵來志在食」,「搵食」代表了工作,「要搵食」甚至可以是最冠冕堂皇地拒絕任何活動的藉口,可見「食」在生命中佔了多麼重要的位置,但因為工作忙碌,時間緊逼,似乎連選擇食什麼的權利也被剝奪,囫圇吞棗地把一堆化學物塞進肚子裡,然後繼續任由壓力和情緒逼迫著我們的生命,這倒底是輪迴,還是一種選擇?

前陣子有一個客人,他是一個普通的行政人員(其實男人是否應該叫OG,office gentleman?🤔)生活裡除了工作,就是加班,唯一嗜好是找好吃來以抒壓,如是過了五十多個寒暑。那晚來到如庫晚餐,大叔特地留了一支粟米心教他吃,讓他親手一片一片地撕開粟米衣,這過程中他第一次感受到與大地的連結,讓他感動萬分,但是平常少去郊外,不容易接觸大自然,怎樣可以延續這份連結呢?大叔就教他去感受每一口吃進去的食物,其實所有的食物都離不開大地母親,無論是有機菜還是農藥菜,甚至是水耕菜,即使燈光代替了太陽,權溉代替了雨水,這一切都是在地球這生命體裡面發生,科學再先進,化學品橫行,那份生命力卻是無法取替,但這一切不能光用頭腦去分析,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感受,因為只有生命才能影響生命。

這裡說生命力,可不僅限於會行會走會吃會喝的才叫生命,正如那個木瓜,已經整個折斷了,離開了樹幹,但仍然會流出汁液自癒,這豈不代表了它仍未「死」嗎?還有粟米也一樣,農夫說剛摘下來的最甜,2個小時開始,甜度會遞減,因為它要靠燃燒自身的糖份來保持生命,所謂的生機飲食,也沒限定非要樹上的不可,不過越近食,越在地,營養和味道也較好,這是無可否認的。而小編說的生命力,甚至在煮熟了的食物中也能出現,不過可能需要廚師配合,其中較明顯的識別,就是在於「滿足」,即使只吃了7成甚至6成,已經覺得夠了,還有空間可以再吃,但不吃也沒關係,仍然有足夠的能量來支持餘下的活動,而且不會覺得疲倦;相反,那些被「煮死」了的食物,就是吃了很多,很飽了,依然會覺得不夠,仍然想吃想吃想吃,吃飽以後又會覺得很累很累很累……

經大叔調教吃粟米心的人越來越多,農場的出產已經供不應求,三萬呎的土地只有兩個員工,而固執的Tim農夫只肯求質不肯求量,很多美味的農作物都只能限量供應,就像蕃茄、木瓜、秋葵、勝瓜、粟米心、紅菜頭,小編也只有包裝的份兒😭(其實早在包裝之前,已經吃到了第一口即摘下來最新鮮的產物,還有很多樣子長得奇怪,不好交給客人的,都成了囊中之物,小編其實還是很幸福的啊~😋),另外夏季來臨,加上打風,農產品會更少,讓土地休息一下,準備秋天的收成,客人如想訂購,敬請盡快落單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